从乞儿到上尉连长,九旬离休干部刘元树的励志传奇

发布时间:2018-03-23 16:03:06   10665 作者:从恩广 吴宝章

烽火岁月里,许多无棣优秀儿女走向了从戎报国、救亡图存的道路,将自己的青春与热忱,奉献给了民族独立、全国解放和新中国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无棣县回族离休干部刘元树老人就是一位代表人物。

笔者10年前采访刘元树老人时,亲耳聆听了老人讲述自己的过往历史那时老人精神矍铄,思路敏捷,步履稳健。


(上世纪50年代刘元树戎装照)


现在,老人已经90多岁了,行动不便,只能靠别人伺候特别是去年冬天,经历了心脏病、脑梗等几次重病。还好,老人除听力下降外,大脑反应还算灵敏。笔者通过一次次耐心交流,对其一生经历有了较为明晰的了解。

 

父母相继去世,与曾祖母一起乞讨相依为命

 

无棣县车王镇五营六个自然村组成,距此地三里地的西南方,有个小崔家庄,就是刘元树的出生地。

1926年,刘元树出生于一个特殊家庭。说特殊,是因为这个家庭的组合。父亲叫刘俊峰,兄弟四个,排行老四16岁过继给了远房的叔伯祖母,原因是祖母惟一儿子去世,老人孤苦伶仃。

后来,家住五营后村的从氏姑娘嫁给了他的父亲,婚后不久便有了刘元树。但是好景不长,在刘元树三岁多的时候,母亲患上了重病。本来家里就是吃了上顿没下顿,为了给母亲治病,父亲长期在外打拼。那个时候,父亲很少回家,母亲只好带着他回娘家。得不到医治,母亲的病一天天加重

在他6岁这年,知道自己快要不行的母亲,望着瘦皮包骨的儿子说:宁可我死前将儿子掐死,也不让他在人间受罪。他听得真切,当时似懂非懂,跑到外面大哭起来。

从那之后,他跑回到曾祖母身边,再也不愿意回到母亲身边了。不是自己不恋母亲,而是冥冥之中有逃生的想法。这年,母亲去世了。父亲为了生计在外面跑起了单帮。10岁时,父亲也撒手人间。

从此,曾祖母成了他的依靠。为了养活他,曾祖母手里拖着自己做的少得可怜的红酱,为顾及面子,说是去外村酱,实则是要饭。曾祖母要来的稍微好点的,总会留给他吃。

他们一老一小,受尽了生活的苦难。他记得有一年冬天,曾祖母去阳信县刘庙村的亲戚家,自己在家,连冻带饿,发起高烧,躺了一天一宿爬不起炕来,昏迷不醒是邻居大娘去了才发现。邻居大娘回到家,给他端来了一大碗玉米粥,又想法给他降温,才慢慢好起来,要不是发现及时,说不定就没命了。

生活再苦,他都能忍受,最不能忍受的是别人的看不起。那时的他,饿皮包骨,两根筋挑着脑袋,有人看了说,这个尖嘴猴腮的样子能长个啥呀。他暗暗发誓,要自食其力,要养活疼爱自己的曾祖母。

 

11岁开始打零工,12岁背着30多斤去庆云贩卖

 

11岁这年,他就学给别人家干点零活为了挣顿饭吃,水桶担不起来,他就一头栓上一个红罐子,一头拴上一个小木桶,给人家担水。一趟担的少,多担几趟,给人家担满缸,就能吃一顿饱饭。也给人家干些铡草、出栏等零活。

当时一件衣服千缝万连,衣服破出不去门,又没有替换的,他就脱下来,围被子一针一线缝好再穿上。自己缝补衣服坚持了一辈子,就是那时开始的。

到他12岁,看到大人们用牲口驼盐贩卖,可以挣点钱,他买不起牲口,就缝个小口袋,装个30多斤,跟着大人背着去庆云一带,能挣到够一天吃的。后来,他的一个近门叔叔将一头驴给他使唤,挣了钱两个人分,算是生活有了点着落。

苦难生活逼他过早挑起了生活的担子,十三四岁就庄稼活样样会干了。为了能吃顿饱饭,自己长志气,什么活他都干得很好后来,人家都挣着雇他。

20岁这年,经人介绍,与邻村小张家的冯淑兰成了亲结婚时,穷连床被子都做不起,还是借别人家的两床被子,婚后三天又还给了人家。

回想起自己苦难的童年,总会唏嘘不已。是的,这是一个在苦水里泡大的孤儿。

 

五营村回民连组建时,他带头报名任一排排长

 

五营是个红色革命村,1933年10月,中共无棣县第一个党支部就诞生在这里。1945年日寇投降,家乡得到了解放。蒋介石撕毁协定,挑起内战,中国又进入解放战争时期

1946年,20岁的刘元树已成为血气方刚的小伙子投入了党的怀抱。党组织派来了一位叫张宝岐(音)的党代表,在五营一开展革命活动刘元树找到了他,表达了参加革命的意愿

这年,他参加了当时的回民协会,同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赶走了日本鬼子,还乡团又回来兴风作浪,刘元树加入了区中队领导下的一支队伍,用上级发给的一杆大枪,参加了多次战斗。

他记得在张家邢王村北敌人遭遇,前面是敌人,后面是大湾借助湾边的一棵大树,他与队友打退了敌人的进攻,然后从一片谷地里撤出了战斗。

1947年,解放战争由战略防御转为战略进攻,掀起了大参军的热潮。刘元树带头报名,在曾祖母和新婚妻子支持下,于3月第一批应征入伍。

五营不愧是无棣县的红色革命村,很短时间里就有120多人报名参军。按照渤海军区部署,这个村组织了一个“回民连”,下设两个排,刘元树任一排排长。

 

参加济南战役立功受奖,一次战斗中差点踩中地雷

 

回民连”组建起来后,被县大队编为四连,不过还是习惯“回民连”。这个从苦海里挣扎出来的人,投身革命后坚定了对党的信念,决心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训练中,他不怕吃苦,带好头,练好功,他带领的一排经常受到上级的嘉奖。

1948年2月,“回民连”被调往河北孟村与渤海军区二分区的“回民支队”(原马本斋部)合编为一个支队刘元树任重机枪排排长。

1948年9月,济南战役打响。华东野战军在山东兵团司令员许世友、政委谭震林率领下,对盘踞在济南的国民党守敌展开了攻势。

刘元树所在部队在齐河一带,担负着阻击敌人、切断敌人退路的任务。被围堵的敌人狗急跳墙,多次进行反扑。刘元树经历了最激烈的一战敌两个团的兵力疯狂进攻我军两个营,企图突出包围在两个多小时里,我军打退了敌人七次反扑,消灭了敌人一个营的兵力,很好完成了阻击任务。

这次战斗,他所在的排受到团嘉奖;他本人荣立了三等功。老人回想起战斗时的情景,激情不减当年。他说,那时子弹虽然在头顶嗖嗖飞,根本没觉得怕死,只想着如何消灭敌人。

在解放战争时期,他出生入死,英勇善战,身上至今留有伤疤。在一次战斗中,他差点踩中地雷,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新中国成立初期,他所在部队经常换防。1951年冬,部队在惠民县何坊集训,家中传来曾祖母病危的消息。他向组织请了假,急行一天赶回家,见到抚养自己长大的曾祖母因参加革命,自己不能在跟前尽孝,他泪如泉涌。部队给的假期到期后,他向妻子做了交待,又向近门大伯托付了一番,无奈返回。

就在回到部队的第二天,曾祖母去世,噩耗传来,他躲在房东一个偏屋里,哭了整整一宿。家中丧事打破当地女人不送葬的习俗,妻子替夫行孝,送老人入土为安。老人离世,不能亲自送终,他留下了终生遗憾!

 

带兵、军训率先垂范,勇夺军区马拉松比赛第一名

 

新中国成立初期,国民党反动派不甘心失败,总妄想反攻大陆。为保卫海防,刘元树所在部队开赴胶东半岛。

在任机枪排排长期间,他坚持刻苦训练,利用休息时间钻研机枪原理,苦练射击本领,上级将射击教练的任务交给了他。带兵、训练样样干得出色,很快他被提拔为炮连副连长。1956年,他被任命为上尉连长。

说起任炮连连长期间,老人似乎有说不完的话。要想带好兵,必须带好头。军容、军纪他从没有丝毫马虎;训练场上,他是第一个到场人。当时,一提起炮连,没有不佩服的。

为了巩固国防,部队在某地执行修建防空洞的任务。这时,正好上级要求官兵一致,同吃、同住、同劳动。已是上尉连长的他,第一个下到班,与战士们一起施工。

老人回忆说,抡大锤不仅要使大力气,还要练准头,他是连里唯一一个左右开抡大锤的。在他的带领下,全连率先完成了任务。

那时,部队装备还比较落后,炮位移动需要人拉肩扛,每次炮位移动,他总是带头。在一次训练中移动炮位,由于用力过猛,他腰椎当场错位,经过一段时间疗养虽然无大碍,但是落下腰痛的后遗症。

带兵、军训,他不仅率先垂范,体育训练也是骨干带头人。1957年举行的军马拉松比赛中,他得第一名,因此荣立三等功。

最让老人感到自豪的是,在1958年举行的包括体育项目在内的军区全能比赛中,他带领的炮连拿12面锦旗,获得总分第一名好成绩,连队受到嘉奖。

 

为学文化熬通宵死记硬背,30来岁就几乎谢顶

 

带兵、训练施工等虽然累点苦点,这些都能完成好,但是学习文化让他吃了不少苦头“为了学文化,我30来岁头顶就几乎光了”老人摸着头发稀疏的脑袋

他一天学都没上,刚入伍连名字都不会写。在部队,没文化是没法带兵的。那时候部队里有文化的人少,文化教员不可能照顾到每个人,大多时候只能靠自学。

执行任务和训练之余,他都用来学文化,全靠死记硬背。为了学会几个字或者几个词,熬通宵是常有的,不知究竟是憋的还是急的,一宿下来,头发大把大把掉。功夫不负有心人。后来,他不仅能写信了,后来连队总结或者报告他都能亲自写了。

 

三年困难时期曾数去胶东购进大量萝卜渣等代食品

 

1963年,由于腰伤时常复发,不能适应部队工作生活,他转业到地方工作。他曾任过无棣县民政局副局长、县供应部部长、五营公社书记等职。

环境变了,工作性质变了,但不变的是他共产党员的本色他牢记党的宗旨,时刻用共产党员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发挥了共产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

最让他难忘的是在任供应部长时当时正是我们国家处于三年困难时期,树皮都被剥光了用来充饥。他主动向县委县政府请缨,几次去胶东一带购进了大量萝卜渣、菱角、荸荠等可以充饥的东西,对全县人民群众渡过难关起到了重要作用。

1964年,党组织安排他任五营公社书记。为了完成上级交的上交公粮任务,他带领群众没黑没白干。五营本是个人口较少的小公社,却能超额完成粮食征购任务,受到了上级的表扬。

后来,县里根据需要抽调部分干部支援商业,他毫不犹豫地服从组织安排,在供销糸统一干就是18年,直到1983年退休。

 

作者介绍:从恩广,无棣县委统战部原副部长、县民族宗教局原局长;吴宝章,无棣县委党史委原主任,县史学研究者。


责任编辑:王光磊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