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清朝的事情,怎么藏在明朝的书里?

发布时间:2018-04-18 22:01:31   20313 作者:侯玉杰

从后周显德三年(956年)设置滨州开始,封建王朝时期的滨州父母官车载斗量,走马灯似地变换,许多连个名字也没有留下。

那些敢于为民请命,替民做主的好官,地方文献中记载下了他们的事迹,让他们青史留名;那些坑害百姓,只顾自己的红顶子的赃官,地方文献中也想尽办法记下他们的劣迹。

清朝顺治年间,滨州的两个知州张某、李蔚春就是两个典型的例子。因为古文晦涩难懂,现将明朝万历《滨州志》中的夹页资料翻译整理如下。

天啊!滨州土地盐碱,怎么敢称肥沃?滨州百姓穷苦,哪里敢说富足?以秦台一带为代表的滨州地方,坑洼连连,红荆衰草。诗曰:滨州风景异,四望少人烟。野佃全无舍,荒城半是田。民贫偏苦雨,地卤更艰鲜。何必论饥馑,丰年亦可怜”百姓生活如此艰难,读来不觉让人感慨泪下。

滨州地势平坦,星星点点的绿地是可耕地,登高一望,尽收眼底,如何能够藏匿耕地?这真是人在屋中坐,祸从天上降。顺治七八年间,滨州知州张某,天津卫人,开荒之功,为自己晋升造业绩,就谎报查出滨州隐瞒耕地一千三百余顷,应当缴纳地租银九千八百余两,米八百余石张某撒下弥天大谎,弹冠相庆,调走了。留下的烂摊子,连滨州钱粮官也一筹莫展,地方乡老更是愁苦不堪。

处于水深火热中的滨州百姓盼星星盼月亮,盼来了新知州李蔚春。李蔚春下车伊始就严令各乡各里详细查明耕地亩数,他亲自丈量,亲自计算,熟记田亩于胸。李蔚春为滨州百姓疾苦痛心疾首,他到布政使司衙门哭诉,到户部大堂恳求,以至于泪洒当场。男儿有泪不轻弹。经过两年的奔走,终于打动上司,裁去滨州缴纳的所谓隐瞒地钱粮。

呜呼!滨州知州李蔚春是滨州历史上著名的父母官之一,他的德行享誉天下,滨州人民将世世代代记得他的好。李蔚春,字芳宇,奉天人,顺治九年滨州知州,后升湖广德安府知府

扒着门缝看历史。这是一段藏起来的史料。原文藏在万历《滨州志》中。清朝的事情,怎么藏在明朝的书籍里?古代是线装书,如果有必要,后人就拆开原书加上新页,再重新装订起来,这段难得的史料就这样见了天日。

扒着门缝看历史。写真实的历史,讲真实的话,从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仅以李蔚春请求豁免滨州钱粮来说,清朝康熙《滨州志》和咸丰《滨州志》都语焉不详。即便是写历史的人,也很难光明正大地记载那些所谓的负面历史。“董狐直笔”真的是少得可怜。

扒着门缝看历史。明朝山东按察司的罗璚巡察滨州时,感叹民生多艰,作诗一首:遥望荒城外,寥寥几处烟。民贫重赋役,地阔少桑田。岁熟人犹俭,春深草不鲜。脂膏供尔禄,疮痍有谁怜。”能够写出如此饱含情感诗歌的官员,古往今来,凤毛麟角。

 

侯玉杰

2018年4月18日,星期三

 

晚上七点了。昨晚想起了这个题目,立即就开始查阅资料,今天一天处于兴奋之中,特别是下班后,大楼上安静极了,正是写作的好时光。


责任编辑:王光磊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