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什么是走马灯?民国期间博兴25年间换了28位行政长官

发布时间:2018-11-16 22:05:32   1246 作者:侯玉杰

关于民国时期土匪横行、饿殍遍野等传奇故事,多数来自于北洋政府时期,而民间却多把这些故事归结于国民党政府时期。民国改元,社会制度变化,人心也变化,在北京,总统、执政、总理走马灯似的更换,连普通的历史教科书都记述不全。在地方,甚至兵痞、土匪等人物也能粉墨登场,而地方行政长官的更换,有些连最基本的地方志都记述不全。

1937年,博兴县完成《重修博兴县志》。根据该部志书记载,民国改元,知县改为民政长。民国二年,改民政长为县知事。民国十七年,改县知事为县长。从1912年到1937年,25年时间,博兴县行政长官有28位,平均一年一位多,有时甚至一年三、四位。

抄录如下:

1、薛丕沾,民政长,海阳人,民国元年任。

2、翟肇适,县知事,掖县人,民国三年任。

3、杨承谋,县知事,湖南长沙人,民国五年任。

4、管炳文,县知事,江苏武进人,民国六年任。

5、樊国森,县知事,河南信阳人,民国七年任。

6、齐耀珙,县知事,奉天人,民国八年任。

7、刘肇椿,县知事,广西人,民国九年任。

8、冯祖仁,县知事,江苏金坛人,民国十二年任。

9、郭敬堂,县知事,河南南阳人,民国十四年任。

10、李耀廷,县知事,东光县人,民国十五年任。

11、朱名焯,县知事,平阴县人,民国十七年任。

12、陈昌斌,县长,民国十七年任。

13、赵宪曾,县长,利津县人,民国十七年任。

14、张田畦,县长,广饶县人,民国十八年任。

15、屠以政,县长,民国十八年任。

16、赵挥尘,县长,民国十八年任。

17、刘贵德,县长,民国十八年任。

18、余有林,县长,安徽人,民国十九年任。

19、崔星符,县长,民国十九年任(本县财政局长兼任)。

20、孔繁堉,县长,曲阜人,民国十九年任。

21、张天爵,县长,河南桐柏人,民国十九年任。

22、吴锡光,县长,历城县人,民国二十年任。

23、张裕良,县长,天津人,民国二十一年任。

24、张恩南,县长,德县人,民国二十一年任。

25、邵履均,县长,莒县人,民国二十一年任。

26、丁世恭,县长,平阴县人,民国二十二年任。

27、韩锐,县长,芜湖人,民国二十三年任。

28、张其丙,县长,云南石屏人,民国二十四年任。

 

扒着门缝看历史。1911年辛亥革命时,山东巡抚是孙宝琦。因为形势变化太快,1911年11月底,孙宝琦“因病”免职,后张广建署理巡抚。

1912年2月,南京临时政府委任胡瑛为山东都督,率部前往烟台,设立山东军政府。1912年3月,张广建辞去巡抚、胡瑛辞去山东都督职务,袁世凯任命周自齐为山东都督,由此,山东进入北洋政府时期。自1912年至1928年,国民革命军北伐成立新的山东省政府,16年间,有17位行政长官,分别是:周自齐、田文烈、高景琦、蔡儒楷、孙发绪、张怀芝、张树元、沈铭昌、屈映光、田中玉、齐耀珊、韩国钧、王瑚、熊炳琦、龚积炳、张宗昌、林宪祖。

将大比小,将小比大,事物的本质是相同的。在本网《1937年博兴县政府在编公务人员仅三成是本地人》一文中记载,1912年到1928年这个时期,北京政府有8任国家首脑、4个摄政内阁、24届内阁、4部宪法或者基本法,还有一次短命的12日复辟

扒着门缝看历史。政权更迭,地方行政长官走马灯似地更换,带来了极其严重的后果。

其一是政策不连贯,百姓无所适从。1935年,同盟会元老阎容德颇为感叹地写道:“经过清末之筹备立宪,辛亥革命,满清逊位,建设共和民国,四五年间,袁氏称帝,改元洪宪。袁死又复还共和民国。六年,段氏逼走总统,解散国会,张勋叛国,清帝复辟,不一星期,民国又亡而复存。十三年,奉直战罢,群不悔祸。段祺瑞自足执政,代行大总统职权。十六年,张作霖拥兵坐镇北京,又以大元帅名义统制华北。十七年,国民革命军北伐成功,建国民革命政府于南京,实行民主集权制,一党专政统制全国,延至于今。试观中国,自有史以来,国体、政体变化繁钜有甚于时者乎?国体、政体一变,一邑之法制、功令与地方事实,亦多随与俱变,因革损益,纷如乱丝。”(1937年《续修惠民县志·叙言》,抄本

其二是新官不理旧账,“刮地皮”厉害,百姓生活困难。1935年,博兴县续修县志时,连编纂者自己都调查不清1930年以前的数目。民国《重修博兴县志》说:逮于民国,地方多故,军政等费无著,加附加税,更兼卯食酉粮,累岁预征,殆亦势所必至。

其三是社会秩序混乱,土匪等恶势力甚嚣尘上,绑票事件经常发生。民国《阳信县志》记载:小康之户,手无现洋,贼又缚人为质,限日回赎,名曰绑票。户有大小,票随贵贱,或千万元赎一票,或百十元赎一票。人有老少票,名目奇峭,白发长者名曰老财神,弁髦小儿名曰银娃娃,又曰赶肥猪、抱凤雏,名目多端,肆言不讳。”不仅绑票,就山东省来说,土匪甚至不把省城放在眼里。而在滨州地方,只要土匪愿意,甚至进入县城都能够来去自由。土匪能够公然地耀武扬威驻扎县城,对抗政府军,这也是民国政府时期的一大特点。

 

侯玉杰

2018年11月14日,星期三

 

感叹我们生活在和平安宁的环境中,因此,想象不出民国时期人们随时有被绑架危险的心情。感恩我们伟大的祖国,祝愿我们的祖国越来越强大。


责任编辑:王光磊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