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海钩沉】明朝吏部尚书杨巍虽立下“四不”廉洁遗嘱,万历皇帝却多次恩赏,清朝顺治也御制祭文致祭

发布时间:2019-03-06 01:01:14   695 作者:张海鹰

四百多年前,一位耄耋之年的老人在其遗嘱里明确规定了自己死后不乞恩典、不要祭文、不受牲祭、不列冥器,这“四不”遗嘱堪称一篇廉洁的遗嘱,读之令人动容、令人钦佩、令人景仰。这位老人便是明朝无棣籍一品大员、赐进士第、荣禄大夫、上柱国、少保兼太子太保、吏部尚书杨巍。



杨巍(1517-1608),字伯谦,号二山,又号梦山,明朝山东济南府武定州海丰县尚义里村(今滨州市无棣县杨三里村)人,历官明嘉靖、隆庆、万历三朝,历任工部、户部、吏部尚书。

 

不乞恩典

 

明万历三十六年(1608年)十月某日,九十二岁的杨巍预感不久将离世,便立下遗嘱,自谦道“我无功德”,死后不许子孙向朝廷“乞恩典、请谥号”。

杨巍一生宦游南北四十余载,忠君爱国,仁德清廉,文韬武略,朝野相颂,被誉为“江南第一令”“右臂长城”。

就在杨巍立下遗嘱不久的十一月三十日,杨巍去世,万历皇帝特谕山东海丰、江苏武进及山西全省将其崇祀忠孝祠、乡贤祠、名宦祠,各省省会俱建“宫保太宰坊”,海丰谕建杨公祠。明万历三十八年(1610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杨巍下葬之时,山东省布政使司具题,礼部奏请,万历皇帝痛其亡,赐谕为杨巍祭九坛为杨巍的已逝两位夫人(原配陈氏、继配马氏)祭一坛,并遣山东等处承宣布政使司带管分守济南道右参议兼按察使司佥事张五典至海丰致祭。天子嗟悼,恤禄加等,追赠杨巍为“少保”,荫其长孙杨去疵候补中书舍人。十年后的明泰昌元年(1620年),万历皇帝长子明光宗朱常洛追忆先朝旧臣杨巍,恩荫其长曾孙杨錧候选中书舍人。

杨巍,“关心民瘼,仁孝播扬朝野”“忠君体国,勋业有口皆碑”。杨巍生前获得很多荣誉,四世受朝廷恩典,其镇抚山西、陕西二省历时十三年,因军功政绩卓著,得以五次徙官、四次赏金、二次加俸,万历皇帝的父亲、明穆宗朱载垕赞曰:“巍自为藩参以来,扬历数镇,控制数千里,当兵革胶葛之冲,未尝失败。”杨巍母安氏百岁寿辰之际,奉旨谕建“荣寿双全坊”,其母年一百有四岁去世时,万历皇帝赐祭一坛、葬银百两,并遣山东等处承宣布政使司分守济南道右参政许元泰亲到海丰致祭。杨巍六十九岁时,加太子少保,赐建“宫保坊”;七十一时,晋爵太子太保,谕旨山东海丰城里十字街北及各省省会建“大冢宰坊”;七十四岁,四十余次上疏恳请方得告老归故里,万历皇帝百般不舍,特颁赐给杨巍羊酒、夫米及新钞三千贯,特赠杨巍曾祖、祖、父为光禄大夫、太子太保、吏部尚书,曾祖母、祖母、母均赠一品夫人,赐建“三世褒德坊”“姑妇双贞坊”;九十岁时,皇上特旨慰问,并晋阶其为“柱国公”;九十二岁时,皇上钦赐其“天下达尊”之匾额,并遣刑部贵州司主事何廷魁奉旨到海丰,派夫匠二百名、赐纹银五百两,依式督理为杨巍及其已逝两位夫人造坟开圹,可谓恩礼极矣。

 

不要祭文

 

杨巍在遗嘱里特别交待子孙:“不要祭文,至于祭轴尤所厌恶。”

杨巍,“和谐为宗,德望显于朝廷”,他虽不要祭文,但是万历皇帝还是为其谕祭文《祭上柱国、少保梦山公文》,对其品德、政绩给予高度评价和充分肯定,文曰:“惟卿宅心平恕,莅政宽洪。邑有在遗棠,囊有余谏草。逮历官乎籓臬,遂洊抚乎封疆,乃自农卿晋登铨宰。进退允孚乎实名,庶职修明。鉴衡不爽于人伦,群材向用。久还初服,备乐天真。再荷注存,弥光晚节。令终无忝,崇恤宜加。祭葬并颁,灵其歆服。”

祭文里的“祭葬并颁”是指祭文和安葬文一同颁布之意,钦颁《祭上柱国、少保梦山公安葬文》云:“惟卿历事三朝,悬车廿载,官评乡望,卓有令闻。陨谢经年,窆封在即,加笾合圹,优渥其承。”不仅如此,万历皇帝还为杨巍的两位已逝夫人谕祭文:“惟尔共娴内则,并俪明卿。机杼襄诵读之劳,频繁躬釜锜之奉。惓内外之多勩,实后先之相成。允兹臣冢,赞由贤淑。痛捐簪珥,溯念糟糠。祭葬同颁,用旌淑德。是惟渥典,尚克偕承。”

明赐进士第、礼部尚书兼文渊阁大学士叶向高、陕西太仆寺少卿邢侗、工部尚书刘元霖先后为杨巍撰《墓志铭》、《行状》和《神道碑》。

杨巍“七七”时,万历皇帝念其品行,特钦颁谕祭文《祭上柱国、少保梦山公七七文》七道,首七文云:“惟卿望重天,卿位隆宫保,绩丕彰于中外,行益表于乡闾。言念沦亡,届滋首七,载颁祭奠,尚克祇承。”

清顺治三年(1646年),清军入关以来第一位皇帝、清世祖顺治为杨巍御制祭文:“惟卿德懋仁孝,勋著安攘。佑护后人,斗山是仰。”顺治皇帝评价前朝旧臣杨巍,德行勉力,仁爱孝顺,功勋卓著,安内攘外,并将其喻为北斗和泰山,谓其德高望重、成就卓越,令后人所敬仰。这是何等的荣耀啊!

 

不受牲祭

 

杨巍在其遗嘱里写道:“诸亲不受猪羊祭。”“以后子孙上坟,只用茶果,不用酒肉、纸扎,以见平生为人。”

杨巍,“清介守身,廉洁堪称楷模”。杨巍说,自己“平身不爱钱”。俗话说得好,“三年知县事,十万雪花银”。杨巍在武进任知县三年,离任时两手空空。在吏部七年余,领衔百官,重权在握,仅存俸银五百两,退休回无棣时,只有二鹤一鹿一僧一道相随,行李也只有书箱一囊,人皆敬羡其清廉,以为“二疏”(指汉宣帝时名臣疏广与其侄子疏受)之再见也。杨巍的俸银都哪去了呢?除本家族的日常开支外,大部分钱粮都用于为家乡及父老乡亲捐良田、置义田、建义学,修桥补路、无桥设舟,病者医药、亡者棺衾,施两餐不继者衣粮、助冠婚丧葬无力举行者财资及修庙补宇、施灯油香火资等。

虽说杨巍不受诸亲的猪羊祭,可是万历皇帝却不干,他在钦谕祭文时,还赏赐给杨巍丰厚的祭品:猪一口、羊一腔、馒头五份、粉汤五份、果子五色、按酒五盘、炸骨一块、炸鱼一尾、酥饼四个、酥饤四个、鸡汤一份、鱼汤一份、烛一对、酒两瓶、风鸡一只、降真香一炷及焚祝纸一百张。另外,在钦颁《祭上柱国、少保梦山公安葬文》和《祭上柱国、少保梦山公七七文》时,均按钦颁《祭上柱国、少保梦山公文》时赏赐的祭品一模一样。这样一来,赏赐给杨巍祭品的次数多达9次,可见万历皇帝对杨巍的厚爱。

杨巍过世九年后的明万历四十五年(1617年),万历皇帝还赐杨巍以“少牢”,遣海丰地方官春秋特祭。旧时,以羊、猪二牺牲祭礼称“少牢”。杨巍过世三十八年后的清顺治三年(1646年),清世祖顺治皇帝评价杨巍“前代功臣,勋劳茂著”,并“赐以‘少牢’,著本籍地方官春秋致祭”。

如此看来,杨巍在晚明和清初还是有崇高声望的,即便他在其遗嘱里明文规定不受猪羊祭,子孙上坟不用酒肉,可是每年春秋之际,海丰的官员还是以“少牢”之礼致祭,即如清顺治皇帝为杨巍御制祭文里所云:“俎豆万年,以隆报亭。”“兹值仲春(秋),谨以牲醴粢盛蔗馐之仪用伸祀祭。”

 

不列冥器

 

杨巍在其遗嘱里要求其坟前“不许列冥器”,只立石道人一对、两石僧对坐看经而已,出丧时用以遮蔽棺柩之物的棺罩“只用银五钱”,“不用纸扎”,只用“各色幡四十对、马一匹、轿一乘、书柜一桌、手卷柜一桌”,“平生爱树,坟至槐棚,每边载马尾松五株”。

杨巍不爱钱,却爱树,他生前在故里,荒岭辟园,广植桃木,其在《桃花岭诗集·序》中曾写道:“余家离县城北一里许,有土岭高可丈余……岭在海边斥卤之地……岭之南北,余有薄田百亩,性宜植桃、榆、柳、桑、枣,余最爱桃,植之尤多,好事者因呼桃花岭云。”


(杨巍手迹(山西阳曲石刻),来源网络)


杨巍,“终生嗜学,诗文载于典籍”。桃花岭是杨巍奉母天年、修心养性的世外桃源,也是他与文朋诗友饮酒品茗、吟诗作赋的洞天福地。杨巍不仅清操长厚、名重朝野,且才思敏捷、文采飞扬,仅传世诗作就近千首。昔时,桃花岭有杨巍书斋一处,曰“藜苋居”,杨巍在此处闲居几二十载,辑著有《桃花岭诗集》《归桃花岭诗集》《存家诗稿》《续存家诗稿》等,部分诗稿被收入《四库全书》,该书对其诗之评论为:“盖其中岁学诗,与唐高适相类,而天分超卓,自然拔俗,故能不染尘埃,独发清音。”

桃花岭之桃,夭夭灼灼,红敷紫萼,其景致不亚于陶公笔下之桃花源也,有诗赞曰:“杨公有别业,筑傍桃花岭。年年二三月,花开足千倾。公昔奉母归,来此时定省。白发借桃花,斑衣对花影。”

杨巍不论是在四海为官还是隐退乡里时,都严格要求杨氏子孙要清白做人,安守本分,耕耘稼穑,读书取仕。据《杨氏家乘》记载,杨巍科进士后,开启了无棣“海丰杨氏”科贡举仕之盛况。杨氏一门,有进士2人(杨巍和杨巍九世孙杨刚)、文武举人13人、贡生(监生、太学生)67人;一品官4人、二品官4人、三品官6人、四品官8人,五品官以下者42人。由此,杨氏族望盛于明清两朝长达400余年之久,实为无棣乃至鲁北津南之望族也。


责任编辑:王光磊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