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着门缝看历史】(132)从冰天雪地到春暖花开,游百川千里走黄河

发布时间:2020-12-13 19:13:42   46757 作者:侯玉杰

咸丰五年(1855年)夏天,黄河在河南铜瓦厢决口后,夺大清河入海,从此,大清河就成了黄河;大清河河道狭窄,容纳不了黄河,从此,山东的曹州府、兖州府、东昌府、济南府、武定府等,大半个山东遭受黄河水灾。

时光如梭。过了十多年,黄河泛滥日甚一日。同治六年(1867年)伏汛、秋汛,黄河山东段河堤数处溃决,济南府、武定府属各州县悉为泽国,利津城垣半陷入水。目睹父老乡亲庐舍荡袭,稼穑尽没水中,身为御史的游百川奋笔疾书,上皇帝《奏为东省迭被水患亟宜筹办河防以济民生》的奏章。同时,游百川推荐原任山东巡抚阎敬铭专办黄河河防事务。光绪八年(1882年)秋汛,黄河在历城县决口,河水由济阳县入徒骇河,鲁西北、鲁北地区数十个州县遭受水灾,“水患情形重者庐舍荡然”。山东告急,慈禧召见大臣,要求大臣们保举治黄能臣。于是,游百川上《应诏荐疆臣,吁恳简调,冀救民灾,并胪举所知以资采纳》的奏章,举荐浙江巡抚陈士杰任山东巡抚,同时,游百川还举荐了其他十余人。这是游百川围绕黄河治理的第三次奏章,该奏章得到朝廷的高度重视。年底,朝廷连发两道圣旨:“山东黄河工程关系至为重要,亟应统筹全局设法疏浚,以弭后患。著派游百川驰驿前赴山东查看情形,妥筹具奏。”


(京剧《游百川》剧照,左为游百川饰演者,来源网络)


游百川上书谈黄河和朝廷派他巡查黄河,皆是因为他家居黄河边上,熟悉黄河。他是山东滨州人,故乡中游村位于黄河北岸。他少时贫困,刻苦攻读,同治元年(1862年)考取进士,入选翰林院,曾任翰林院编修、福建道监察御史等职。光绪五年(1879年),外放湖南,担任衡永郴桂道道员,来年升任四川按察使,再来年升任顺天府尹。光绪八年春,六十岁的游百川升任总督仓场侍郎。正是在年逾六十,又是临近春节,万家团圆的时候,游百川奉命骑马出京,顶着凛冽北风,冒着满天飞雪,开始了巡查黄河之旅。

光绪八年腊月十九日,游百川当面听取皇帝的旨意。他顾不上与家人共度小年,二十一日即离京。路途中,他在德州过了春节。光绪九年,正月初二,心急如焚的游百川冒雪启程,这真是“过了腊月二十九,吃了初一的饺子就动手”。

游百川一路走来,边查勘边思索边找当地居民了解情况。他过平原、禹城,沿着马颊河、徒骇河河道考察。正月初五,到达济南桃园黄河堵口工程工地,他发现这里的工程尚未收尾。百姓们告诉他,洪水来时,“或逃山巅,或栖树杪,几于无路求生”。百姓们声泪俱下、哽咽的话语,敲击着游百川的心,读书人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为己任,眼前这些受苦于黄河的百姓就是天下苍生,更是他的乡亲!

正月初六,游百川进入济南,到达山东巡抚衙门。原来的沿河巡查下游计划被打断了,因为连日雨雪纷飞,济南以下,水路、陆路皆不通。于是,游百川改变行程,他十七日出济南城,沿着黄河南岸溯河而上,经过长清、平阴、东阿等县,连续行进十天,二十六日到达黄河夺大清河的决口处——河南兰仪县铜瓦厢。


(来源网络,侵删)


游百川一路考察,询问民情河情,感叹不已,特别是他在铜瓦厢一带仔细探究,发现往年各地奏折上报的情况与眼前的实际情况已是天翻地覆,情形迥异。因为黄河流途的反复无常、淤垫、冲刷和百姓的耕种,地形地貌每年都在发生变化,甚至是沧海桑田。他感慨,纸上谈兵,误国误民!

在铜瓦厢考察一天,第二天游百川北渡黄河,沿着黄河北大堤再细细查看,一路下行。至二月初九日,济南的绿柳吐着嫩芽随风起舞,迎接着这位风尘仆仆的老者。未及洗去一路的征尘,十一日,游百川再次踏上征程,从济南的黄河北岸走起,查勘历城、章丘被凌汛冲毁的数处缺口;登上济阳县城墙,感受脚底下被黄河水吞噬的城根,危险重重;遥望齐东县城,深为已经被水围困的百姓担忧。

十五日中午,当他到达惠民县清河镇时,这里离他的老家滨州中游村仅有三十余里,可以见到村里的袅袅炊烟。他发现这里的民房倒塌很多,当即命令惠民县知县沈世铨立即清查户口,发放救灾银两。此后的两天,他在大堤上行走,扭头就能看到自己的村庄,游百川忍住对故乡的思念,马不停蹄地沿河巡查。十八日,他到达利津县,与山东巡抚陈士杰会合,一起由铁门关乘船入海考察黄河入海口。

在黄河入海口摇摇晃晃的小船上,游百川发现黄河入海的河道更加迁徙不定,更加难以捉摸,“出路倍窄,河底倍浅”,在海水的顶托下,旧的流路很快就淤塞了,黄河就再开辟新的入海通道。

游百川从黄河北岸入海,在海上回看黄河,从南岸登陆,再由河口启程,一路上行。他亲临所有的决口处,查勘每一处险工,督促各州县地方官员赈济灾民,以工代赈堵复决口或修筑新的堤坝。他查看河防营,与河工和沿河百姓交流,获得了大量第一手资料。

游百川不放心著名的白龙湾险工,与陈士杰遍查南岸后,又折返回白龙湾,渡河,在这里他又可以眺望家乡中游村了。可是,他不能有儿女情长,不能回到生他养他的近在咫尺的故乡看一眼,家中老屋与黄河治理,孰轻孰重,他拎得清。

他与陈士杰亲自走过黄河与徒骇河之间最狭窄的地带,沿着徒骇河两岸考察,白龙湾险工处的黄河离徒骇河最近处不足十里。他不仅要了解黄河,更要了解周边的徒骇河、马颊河。当地民间有俗语说:“开了白龙湾,先淹武定府,再淹沾化县”。黄河与北边的徒骇河、南边的小清河是大致平行的河,黄河南边决口必冲入小清河,北边决口必冲入徒骇河,所以,治理黄河就必须考虑小清河、徒骇河。

直到二月二十四日,游百川才与陈士杰由南岸返回济南。到此,游百川绕着黄河夺大清河决口处至入海口,遍查两岸,来回渡河七次,行程六千里。游百川出京考察时冰天雪地,考察结束回到省城时已是万物竞发,春暖花开了。



三月初二日,游百川历时两个月,周历黄河上下游,详细察看各处情形后,经过一番深思熟虑,给朝廷上奏章《遵旨察看黄河,谨将大概情形酌拟办法事》,全文洋洋洒洒三千余字。在奏章中,他饱含深情,历数黄河决口危害的州县,分析成灾的原因,对山东各地百姓的疾苦给予了无比同情,黄河“泛滥数百里,漂没千余村,遍历灾区,伤心惨目”。为此,他提出了三条治理黄河的对策,一是疏通河道,二是分减黄流,三是修筑缕堤,即修筑临河堤。

朝廷大臣们对游百川的三条对策各有看法,后人也有不同的评价。但是,智者见智,仁者见仁。

游百川是封建官吏的优秀代表,是治理黄河历史上一位杰出的人物。他的不避艰苦深入一线调查研究的实事求是精神,路过家门而不入的恪尽职守精神,仍然值得我们好好学习。

扒着门缝看历史。只要干事情,就难免有错误。游百川在治理黄河问题上有许多错误是一定的。如今的黄河北岸堤坝弯曲,险工众多,与游百川提议修缕堤和废弃遥堤等有极大关系。这方面的民间传说很多,有机会,我将把传说写出来。习近平总书记说:“不能用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也不能用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即“两个不能否定”,这是哲学问题。我们既不能用今天的现实评判古人,也不能用古人的观点评判今天。

扒着门缝看历史。我崇拜干事创业的人。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分明看到一个老者在大年初二万家团圆的时候,冒着风雪一路前行;我分明看到在渤海湾的黄河入海口一艘摇摇晃晃的小船上,那位老者裹紧了棉衣,仔细观察着水流。不管什么时代,关心民瘼,勤勉政务,亲自巡察的官员都是值得尊敬的。



扒着门缝看历史。这篇文章是我为征文而查阅资料写成的,得到了滨州学院姚吉成老师的帮助。他的著作《游百川奏折整理与研究》对我帮助巨大,深表感谢。

 

侯玉杰

2020年12月12日,星期六

责任编辑:王光磊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