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滨州各地: 滨城   沾化   邹平   惠民   阳信   无棣   博兴   经济技术开发区   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   北海经济开发区
 
 
大平原(三百七十六)|雨水 (外三首)
雨水(外三首) 文/孟令新 雨落在黄昏。黄昏不必掩饰什么 就像一个人从年轻到年老 掩饰有什么用?一个虚词 在草叶上滚动着,风吹来 便消失不见了 绿皮火车撕开雨的帘子,一路 向西。时间的嘀嗒声里 谁又肯放慢脚步,回头看一看 今夜你做过多少美梦 明天就有多么失落 冒着大雨回家的人们 抵达,就是一种圆满 我们不去谈论生活与爱情 春天的花期,那么短 冬日的寒冷,还没有到来 写父亲 像写母亲那样,每年我总要 写几次父亲。写他的仁慈与舍得 年轻,和苍老。写他 隆冬时节点起火炉 春回大地时,犁开新土 我还能写什么呢?父亲 写你执拗,倔犟的性格,写你 坎坷,而又曲折的,命运 我无字可写时,就走到田野里去 看那一地碧绿的禾苗 多像此刻的我,向人间 交付出一颗热辣滚烫的,赤子之心 又仿佛,它们是在用短暂的一生 等待着,老农回来 不想再写什么了,一想起父亲 我心中,充满了天空的辽阔 近距离,观察一群鸟 夏天的事物有很多 湖水,天空,山峰,大海 顺手,就能抓住一把清风 它很容易让人心满意足 公园深处的树木生长茂盛。林子很大 鸟儿很多燕子,麻雀,喜鹊,还有 百灵。夏日如此盛大 这也容易让鸟儿,心满意足 近距离,观察一群鸟 燕子们飞,麻雀们飞,喜鹊和百灵都在 飞。一个飞字,还给它们自由 夏天的公园和密林里 好像我一直是旁观者 又好像,我忽然生出了翅膀,学会了飞 就这样,我们飞翔。我愿意和鸟儿 在飞翔里诉说着 彼此的欢愉和倾心    雾中有寄:致她 大雾中隐藏着什么?你听见的声音 是水声,还是风声 你看不见的飞鸟,在密林里 呼扇着翅膀吗?我从大雾中来 也回到大雾中去 尘世间本来就有 扑朔迷离的未知隐藏着 邮差的马车还在路上,它会带来 你的消息 我站在大雾里伸出手去 抱紧一个冰冷的夏日 听雾中的脚步声,像你的 而我又看不见你 忽然就起风了 六月的晚风 这是我最不愿意看到的 但风还是吹过来 本来就看不见你,风一吹 连你模糊的身影,也消失了 月光里的大海 浪花,拍打着海岸    作者简介:孟令新,山东惠民人,青岛市作协会员,春泥诗社社员。文学爱好者。

06-21大平原(三百七十六)|携一场绿景,赴一程人间烟火
06-20【悦听·滨州】钱杰说红楼之贾赦与贾环(下)
06-20【悦听·滨州】钱杰说红楼之贾赦与贾环(上)
06-20大平原(三百七十六)|童年往事
06-20大平原(三百七十六)|“钝感”护我之心

06-20北京观汇2024年春季书画拍卖会今日在滨州预展

 
更多聚焦
 

06-20【悦听·滨州】钱杰说红楼之贾赦与贾环(下
06-20【悦听·滨州】钱杰说红楼之贾赦与贾环(上
06-20北京观汇2024年春季书画拍卖将于6月22日在
06-17【悦听·滨州】钱杰说红楼之四个女人
06-13【悦听·滨州】钱杰说红楼之只有茶知道
06-11【悦听·滨州】滨州那些事儿之中华文化思想
06-11【悦听·滨州】滨州那些事儿之六座城勾勒的

更多文化视窗
 
2024年度迎五一· 滨州市文化市场综合执...
第十三届中国艺术节标志发布
生活中的文艺带来哪些启示
更多大平原
 
大平原|暧暧远人村

08-18大平原(三百三十八)|初秋月夜
03-22大平原|成一文,不只为念一人
02-10大平原(三百零五)|​黄河大集
02-10大平原(三百零五)|​​崴脚小记
02-10大平原(三百零六)|​致折翼的你
02-10大平原(三百零五)|寂静辞
02-10大平原(三百零六)|​四个可爱的老头

 
诗歌 散文 小说 闲情随笔 征文
 
大平原(二百一十二)|荒唐戏
荒唐戏张法才邻村的赵、王、李仨老汉常聚一起瞎啦呱。某天,赵老汉说:“原先的县太爷断认亲案都是滴血认亲。现在,我从电视里看到了更准的认亲新技术,叫什么DNA比对。”王、李俩老汉从来没听说什么叫DNA,听后更是满头雾水。赵老汉早年曾读过私塾,文化程度相比王、李俩文盲高得多,便把昨晚电视里讲的DNA比对重新和俩老汉口述了一遍。赵老汉说:“电视里有个认亲节目,三十多年前,一个被人拐卖的男孩,通过和他爷爷的DNA比对,成功被他爷爷找回。”仨老汉听信了DNA技术,又耳闻四邻八村那些风流韵事。心想,那些花里胡哨的事可千万别让咱仨摊身上。仨老汉心里各打各的鼓。赵老汉的大儿子从小长相就没一点随赵老汉,街坊们都说儿随他娘。到了孙辈,隔代相传的话,应该多多少少有些随赵老汉,奇怪的是没一点赵老汉的影子。赵老汉自从看了电视懂了点DNA技术,越想心里越不踏实,何不偷偷去做做祖孙DNA比对呢。李老汉的儿子很随李老汉。长相、模样、连性格都十分的随,从小老实巴交,却有缘找了个俊俏的媳妇。俊俏媳妇对公婆丈夫算尽妇道,但那孙子辈上却改了家门。孙辈偷鸡摸狗,人事不干。李老汉自听言赵老汉所说的DNA技术,心想莫非孙辈是儿媳妇偷来的种?心里发虚,也萌生了和赵老汉一样的想法。王老汉虽贫穷人家,但家风很正。儿子婚后与媳妇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形影不离地下庄户地。挣点辛苦钱,一心一意供应晚辈求学读书,以图改变那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穷命。听言赵老汉DNA技术,没闲心多往心里记,更谈不上有啥想法了。时间过去半个多月,仨老汉又凑在了一起。你一言我一语又扯起了近来四邻八村那些风流事。这次,没等赵老汉开言,李老汉憋不住就把心里的想法说出来了。赵老汉说咱俩咋想一块去了。王老汉是个过日子很仔细的老人,心想做那DNA认亲一定花不少钱吧,折腾啥,就没接他俩的话茬。他俩看王老汉无动于衷的样子,便说你不做散伙,反正我俩铁了心一定要做。要不俺俩先把钱给你垫上,等出了结果,有问题你再出,没问题钱俺俩给你平摊,现在还差这俩钱,做了祖孙DNA比对,有朝一日,死了也放心。他俩既然说到这份上,王老汉勉强同意了。说做就做,省得说不准哪天突然命归西天留下憾事。赵老汉路子广,咨询了专家,就剩如何能采集到孩子们的样本了。李老汉有心计。他讲:“改天我们各买点好吃的,各自请请孩子们。专家们说孩子们吃剩的食物及包装袋都会遗留下生物样本,咱把他们各自吃剩的食物连包装一起送检不就行了嘛!”仨老汉见机行事,各自取了孩子们的样本,就等一起去送检了。赵老汉赶紧联系检验鉴定所。送下检材,才算放下了一半心。半个多月过去了,检验鉴定所没给信。赵老汉电话催了好几遍,不几天结果下来通知他仨一起去拿报告。待拿到报告,赵老汉李老汉都傻了眼,只有王老汉偷着乐,相信大家全明白了。赵老汉老伴已故去多年,吃穿不愁,儿子儿媳也算孝顺。赵老汉想,这结果咋给孩子们说呢!回去后憋了大半个月才小心翼翼地和儿子说了。儿子听了也觉蹊跷,便说通媳妇带上儿子,祖孙三代一并去作了DNA鉴定。结果孙子与他爹妈DNA匹配,赵老汉自己却与儿子不匹配,更谈不上与孙子匹配了。请教专家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赵老汉年轻时没能守住自家女人的门,赵老太太那里出了岔户头。赵老太太早已作古多年,有气也不可能再洒她身上了!早知花这冤枉钱干啥,还拾上一身埋汰,赵老汉很恼羞!回到家的李老汉心里也憋屈。老憋心里也难受。憋了月余,还是告诉了儿子。儿子知道自己很随亲爹不会出啥漏子,但自己的媳妇是啥材料子他难拿准。便偷偷取了儿子的样本也去和自己做了DNA比对,结果全没对上。原来养了十多年的儿子竟是老婆偷来的种。没多说,回到家就和媳妇摊了牌。不久办了离婚手续,媳妇带着她自怀的孩子改了弦。李老汉无不悲叹,这破DNA竟把我一个好好的家给拆散了。从此也不愿再搭理赵老汉了。后来,赵、李俩老汉都觉人前抬不起头来,仨老汉便很难凑一起了。说不凑,哪能避免。这不,仨老汉碰巧又凑成堆了。提起那伤心的DNA,赵老汉感叹:“这不是自己拿臭屎盆往自己头上扣吗”。李老汉接过赵老汉话茬说:“背你大害,好好个家硬被你拆散了”。王老汉接过话,略带挖苦地对他俩说:“你俩这是吃饱了撑的没事找事,狗逮耗子多管闲事,偷鸡不成蚀把米得不偿失!”作者简介:张法才,男,54岁,中共党员,博兴县公安局干警、博兴县作家协会会员。在干好本职工作的同时,喜欢书法、散文、诗歌创作。我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把正能量传递下去,让我们一起拿起笔,赞美先锋,讴歌博兴。
大平原(二百一十二)|《2035去台湾》听后感
《2035去台湾》听后感莫柔“坐上那动车去台湾,就在那2035年,去看看那外婆澎湖湾……坐上那动车去台湾,就在那2035年,去看看情歌阿里山,还有那神奇的日月潭……坐上那动车去北京,日夜思念啊在心中,去看看那天安门上太阳升,还有那雄伟的万里长城;坐上那动车去北京,日夜思念啊在心中,去看看那红旗漫卷映山红,还有那伟大的复兴中国梦……”这天早饭后偶尔听到这首网络歌曲《2035去台湾》。听后,顿觉热血沸腾,这首歌曲唱出了两岸人民的心声。我连续重播无数遍,思绪如波涛般汹涌澎湃。这首歌中提到2035年坐着动车去台湾看看情歌阿里山、澎湖湾及神奇的日月潭。去台湾欣赏那些美丽的风景,也许是很多大陆人们憧憬的远景;坐着动车去北京,看看万里长城、红旗飘扬及伟大的复兴中国梦,也许是很多台湾同胞心中所期望的。我认真、用心地听着这首歌,情不自禁回忆起2015年那段美好时光。我毕业后进入了本地一家台资企业——胜远科技有限公司工作。这家公司的高管都是台湾籍的,因为工作关系避免不了常和他们接触,包括来公司试验设备的厂商。“杨小姐,我冒昧问你一个很幼稚但我很好奇的问题。”2015年十月一天上午,我协助台湾厂商杨颖试验新进的自动化设备时,试探性地问。杨颖二十八九岁,干净、优雅、干练。“什么问题?”杨颖笑着问。“台湾为什么不和大陆统一?”“我们也盼望能够统一啊!那样多么和谐、美好!”“两岸统一后,我们可以随心所欲地去台湾看看,台湾同胞也能够随时来大陆欣赏、领略美景,还可以增进很多友谊和业务。”我笑着期望地说。“没错,统一以后我们过来时也不用麻烦办理两证一签。很多台湾人民都也希望来大陆看看嘛,看看大陆新时代的新面貌;去名胜古迹万里长城看看,去北京天安门看看庄严的升旗仪式,看着那鲜艳的红旗随风飘扬心情是多么兴奋!欣赏那香山红叶是多么喜悦……”杨颖充满激情滔滔不绝地说。“是呢,大陆人们对台湾同样充满了思念和热爱,想去看看在小学课文里学过的《日月潭》美景,去感受暖暖余晖下蓝色澎湖湾的美,尝尝那里的美食……”我抑制不住内心的感慨欢喜地说。……我协助杨颖做试验一个多月,期间,我们非常默契且成为了挚友,互留了联系方式。然而,自从她回台湾后我们再未曾谋面,平时只靠微信或电话联系互诉衷肠。因为她曾说过往来时得需办理两证一签。我心里经常想念杨颖,却只能和她在梦里相见,每次醒来后总是一遍遍回忆梦境慰藉内心那浓浓思念。“如果能够像去北京、南京、厦门及上海那么随便去多好,我和杨颖会总见面;还有业务部经理助理姚强(台湾籍)和品检部张晴(本地人)结婚后,因为往来不方便都忍受着对家人的思念和牵挂,一直极少走动。如果两岸能够尽早统一,会实现很多人们美好的愿望。”我经常如此默默地想。“坐上动车去台湾,就在那2035年,去看看那外婆澎湖湾……还有那神奇的日月潭……坐上那动车去北京,日夜思念啊在心中,去看看那天安门上太阳升,还有那雄伟的万里长城……还有那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充满两岸人民期盼的歌声依然响彻于我耳畔。我用心领会着简单、爽朗的歌词,心中充满憧憬。作者简介:莫柔,本名冯建华,阳信人。酷爱文字,喜欢音乐,曾发表多篇短篇小说。
大平原(二百一十)|夜路惊魂
夜路惊魂莫柔我三十二岁那年从上海回来后,回到原单位——威龙电子有限公司上班。晚上常加班,我不喜欢住宿舍,时常加完班骑电动车走在漆黑的夜色里,偶尔遇到打着远光灯的车辆,便是路上唯一的光明。我总期盼路上多一些过往车辆,因为自己视力差,唯恐走进路边水沟里去。然而,并非每次都是心境坦然地走在夜色里。深冬的一天晚上,我因为做试验需等待结果,所以加班到十一点才下班。我像往常一样骑电动车走在回家的路上。穿过公司所在乡镇后,那条距县城十五华里的路很偏僻,附近没有村庄和小区。我独自走在黑洞般的夜幕里,大地已经沉睡,萧条的旷野寂静的能够听到自己的呼吸声。走很长时间才会遇见一辆车(货车或轿车)。只要远处映来一束光,我便知道那是有车辆过来了,自动靠边上借着车灯的光芒愉快地走着。车辆驶过后,我重新被黑暗包围着,电动车灯光仅能照亮几米远,周围伸手不见五指。虽是深夜,我却毫无胆怯的概念。“每次走过这间咖啡屋,忍不住慢下了脚步……”我低声哼着歌曲匀速走着。大约二十多分钟后,身后照射过一束亮光。“来车了,终于可以明亮一会儿!”我高兴地想着。谁料想,我越走越感觉不对劲儿。每次有车辆从后面驶来,几分钟便从我身边“呼!”一声疾驰而过,可是那次十多分钟已过去,后面的车辆却迟迟没有从我身边驶过。而且那束光随我的速度变化着,我快它则快,我慢它则慢。“怎么回事?身后的车为什么不超过我?”我减速疑惑地慢慢回头看,透过明亮的车灯我看见一辆大货车。“司机为什么跟着我?里面有几个人?他们想干吗?”我又减慢了点速度疑虑地想,那束光也慢了下来。“难道我遇到坏人了?他们会不会看准机会把我扔到车里,拉到遥远的荒山野岭,让我找不到回家的路。”突然间,我心生胆怯地想。“不会吧!?现在有这么坏的人吗?可是,万一遇见呢!附近连个村子也没有,也没有过路的人。如果是坏人,我喊破嗓子也没人听见。怎么办!?”我发现那束光依旧紧随我的速度变化无常,我再次惶恐不安地想。我紧紧握着车把,不安、紧张之感涌上心头,手心里、额头上已冒出冷汗。我眼角余光看到那束光离我更近了,但是依然感觉并无超越我的意思。我索性把油门加到底,“呼呼”地往前走。“只要到了县城边就会有人家和小超市,我找个地方躲一躲也好。”我惊恐地想。大货车一直紧跟着我行驶着,我像一只被猎人追逐的小鹿无处可逃。“不行!我不能只顾害怕,得赶紧找个地方藏起来。如果是外地司机,对我们本地的地理环境没有我熟悉。这里离县城边缘也近点了,附近应该有什么单位。”又走了十几分钟后,我让那颗惊恐万状的心平静下来想着,把注意力集中到寻找我的避难所上。我睁大双眼在黑夜里搜寻着,哪怕有一丝微弱的亮光,那也是有人烟的地方。……“天啊!前面终于有灯光了,是交警大队,我赶快进去避一避,里面有人最好了!”又走过一段路后,我看到前面有灯光,瞬间心里踏实很多喜悦地想,稍微加速了油门。那辆货车也紧接着提速。“这个侧门进不去电动车?已顾不了那么多,舍财不舍命才行,电动车放在外面我先进去。”走到交警大队门前,我才发现大门是紧锁的,边上的小侧门是敞开的,我想着连忙撑下电动车。“司机不会跟进来吧!?如果里面有人的话我就不怕了。”我看一眼减速的货车想,三步并作两步地从侧门跑进去,头也不回地朝着办公楼奔跑着。两层高的办公楼有几间房间是亮着灯的,我心里充满了希望。“有人吗!?有没有人!?没有人吗!?”我跑进办公楼走廊大声问着。整栋办公楼静悄悄的,只有我的声音在空荡的走廊里回响,房间门都是紧闭的,我却憧憬着有一扇门会打开。“如果这里没有人的话,我不能往办公楼里面走,万一那坏人进来,我可惨了。我得藏在一个黑暗处,偷偷观察着货车司机的动向。”我悄悄躲在办公楼大厅门前的石柱后面想。我慢慢探出头,露出一只眼睛看货车,让我失望的是车也停在了大门口。我惴惴不安地抬头看看黑色的天幕,几颗小星星静静地注视着我。“这次看我的造化了!能不能躲过这一劫?老天保佑!以后,我一个人再不走夜路了……”我悲伤绝望地想着,慢慢靠着石柱蹲下身,蜷缩着、偷偷看着货车动态。大约七八分钟后,我看到从驾驶室里下来一个大约四十五、六岁的大个子中年男子。“完了!他进来吗!?我上二楼?可是刚才二楼也没有人应声,怎么办!?到时候见机行事吧!”我目不转睛地盯着一步步走近大门口的中年男子心想。出乎我意料,他走到我电动车旁停止了脚步,好像往车子笼里放进什么东西。然后,他转身走到驾驶室门前打开车门上了车,启动起车慢速往前行驶着。“奇怪?他放下的是什么东西?”我疑惑地想着走到电动车前。“小妹,看你一个人走夜路怕你不安全,我就一路跟着你,让你受惊了,对不起!我提醒你,一个女子以后不要走夜路,这条路还这么偏远。不要抱着侥幸心理,如果你常走夜路,万一遇见坏人怎么办!?快进城了,你也安全了,快回家吧!”我拿出他放的一张纸条默念着上面的字。“啊!?原来如此!司机师傅我错怪您了!对不起!谢谢您!以后我一个人不走夜路了。”我骑上电动车望着渐渐远去的货车踪影松了一口气,心怀感激地自语着。事情虽然已经过去很久了,但是那次夜路情景却时常警戒着我,就像常识里所说“不得不走时也要叫着伴儿选人多的大路。”心中感谢那位司机师傅的纸条提醒,祝好人一生平安!作者简介:莫柔,本名冯建华,阳信人。酷爱文字,喜欢音乐,曾发表多篇短篇小说。
大平原(一百九十八)|​小文
小文莫柔小文是个十岁的小男孩儿。虽然是男孩儿,却有着女孩儿那种俊秀气。浓眉下面那双黑葡萄似的眼睛,犹似秋天的天空那样明澈;皮肤白皙,小嘴象樱桃般红润。他不但有着小女孩儿般的模样,还拥有着温润的心灵。小文的父母在杭州买的房子,在那里工作。所以,小文在杭州出生和慢慢成长。除了每年的十月一日国庆节、春节长假时,他能够被他父母带回老家他奶奶家中,平常没有时间回去。随着小文一年年长大,他慢慢感受到了他和爷爷奶奶之间那种血浓于水的亲情。自从他四岁以后,只要假期父母把他带回老家,他便和爷爷奶奶玩得不亦乐乎。国庆节到田间逮蚂蚱、在院子里摘红枣、听奶奶给讲神话故事;春节时爷爷领着他到村后燃放小烟花,在旁边开心地手舞足蹈……每到假期结束,父母准备带他回杭州时,和爷爷奶奶依依不舍,总是含着泪央求再多呆半天,直到父母答应,才开心地露出笑脸。自从小文七岁那年上小学后,多出了暑假和寒假,他总和爷爷奶奶承诺,下一个假期放假后会马上回来,才依依不舍地上车。今年刚放暑假,小文便催促爸妈回到他爷爷奶奶家,他依旧开心地和爷爷奶奶玩耍聊天,聊至有趣之处,总禁不住在床上高兴地翻跟头。爷爷奶奶常给他做最爱吃的红烧肉。每天他和爷爷奶奶形影不离,午觉也顾不得睡,眼睛困倦地眨巴着。奶奶让他去睡午觉。“奶奶,我不困”,他总是这样回答。但是他还得上美术班,爸妈只允许他在爷爷奶奶家呆一个礼拜。光阴似箭,一个礼拜不知不觉过去了,爸妈要带着小文回杭州。“爷爷、奶奶,我要回杭州了,得给你们留下点什么。”这天早上,小文眷恋地看着爷爷奶奶,无奈地说。“文儿,你想留点什么?”爷爷奶奶异口同声地笑着问道。“我给你们画一幅画吧。你们都别进来,画完我就拿出来。”小文认真地说。“好啊!我们不进去。”小文跑进房间关上门,坐在书桌前,从书包里拿出彩笔盒和画纸,便认真作画。半个小时后小文打开房门,把画好的画递到他奶奶手里。“奶奶,我回杭州以后,你把它贴在墙上;想我时,你和爷爷就看看它,上面那只小鸟就当是我。”小文说道。“小文,画得真好!爷爷奶奶会每天看它。我们现在就把它贴在墙上”爷爷从奶奶手里拿过画高兴地说。小文的画很快被爷爷贴在了正面的墙上。那是两座峰峦叠嶂的高山,山上有绿树花草,山间溪水流淌,蓝天白云,红彤彤的朝阳,一只小鸟展翅飞翔。爷爷奶奶看着墙上的彩画,激动不已,眼圈红了。“爷爷、奶奶,放寒假后我马上回来!”小文上了车,摇下窗玻璃,探出头恋恋不舍地望着爷爷奶奶大声喊道。“文儿,听你爸妈的话,好好学习!”奶奶不舍地挥着手大声叮嘱道。小文那留恋的目光久久不肯移开。作者简介:莫柔,本名冯建华,阳信人。酷爱文学。发表多篇短篇小说。特约编辑简介:钱杰,1972年出生,毕业于山东师范大学。曾任滨州日报社记者、编辑、记者部主任,新闻专业高级职称,现供职于滨州经济技术开发区。中华诗词学会、山东诗词学会会员,滨州市诗词学会副会长。曾任滨州市作家协会主席团委员、报告文学创作委员会副主任。著有新闻论集《先声夺人》、杂文散文集《一程风景》、网络杂文专栏“搜书志”系列文章等。杂文、散文、报告文学作品发表于《瞭望》周刊、《大众日报》《支部生活》《农村大众》《齐鲁晚报》《联合日报》等省级以上刊物。
大平原(一百九十八)|​寻找失落的燕子
寻找失落的燕子王中春赵飞燕是高一(三)班的学习委员,周一上课却没有来。我问她同桌,同桌说不知道;我又问她同寝的舍友,舍友也摇头,说昨天下午就没来。高中阶段过大周,两个星期回家一次,周五放学,周日归校。我慌了,急忙掏出手机给她家打去了电话。一问,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她家人说昨天下午她就已经回校了。我愕然。这时,级部主任巡查正好路过教室门口,我急忙向她作了汇报。李主任听完也大吃一惊,忙让我去开车,我说开车干啥?她急眼了,一跺脚说,去她家。赵飞燕家住在一个叫“石头沟”的村子里,离学校足足有三十里,山路崎岖狭窄,蜿蜿蜒蜒的。借助导航系统,车子好不容易驶进村子。在好心人的指引下,我们才找到赵飞燕家。这是一户只有三间草房的人家,院墙也很矮,倒是院门前有一棵梨树,此时白白的梨花正点缀在片片绿叶之中,甚是好看,富有生机。院门虚掩着,我轻轻一推,“吱”一声开了。这时从屋里蹒跚着走出一位老人,满脸的岁月沧桑令人心痛。我急忙走上前去问,老人家,这是飞燕家吗?老人迟疑地点点头,说,你们是……我赶紧说,我们是她老师,您是她什么人啊?老人说,我是她父亲。咋?孩子没去上学?老人的手开始颤抖。李主任唯恐老人过分着急,惹出不必要的麻烦,便说我们是来家访的。老人的情绪这才慢慢平静下来。在接下来的交谈中,我们才知道了一些有关赵飞燕家的情况。老人说他和老伴儿身体都不好,除种地外,偶尔在附近的村庄打点零工补贴家用。可没想到去年底老伴儿一不小心摔了一跤,磕到了腰,又没钱去治,只好躺在家里静养。眼下,自己连零工也打不成了。一说到飞燕,老人非常自豪,并让我们进屋去看。当我们走进屋时,发现屋里的摆设更简单,只有一张八仙桌和一张飞燕老母亲躺着的木板床。东头是一个里间,大概是飞燕住的地方,我进去一看惊呆了:除一张单人床外再没有任何东西,倒是靠床的那面墙上贴满了飞燕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一的各种奖状。我鼻子一酸,蓦地模糊了视线。据她母亲说,飞燕从小就是一个非常懂事要强的孩子,自那年冬天她和老伴将她从路边捡回家的那一刻起,直到现在就没见她再哭过。至于她没去学校,他们也不知道原因。当李主任问到这几天飞燕有没有反常的举动时,两个老人都摇着头说没有。过了一会,她的父亲忽然说昨天她表姐曾经来过,两个人还在屋里嘀咕了一上午,下午又一起走的,难道是去了她表姐那儿?我的眼睛一亮,问,她表姐是干什么工作的?老人含糊地说,听说是在县城里的一家饭店打工。什么饭店?好像是一个叫什么红的饭店。能不能给她打个电话先问一下?老人慌忙走到桌前,拿起电话,我期待地屏住了呼吸,可是电话拨通后,里面却反复传出“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老人无助地跌坐在椅子上,茫然地望着窗外。我心一紧,赶忙安慰老人。李主任也上前说,老人家你放心,我们一定会把飞燕找回来!事不宜迟,我和李主任又迅速返回县城。凡是带“红”字的饭店宾馆,我们都一一找遍了,也没有找到赵飞燕。我望着落日的余晖失望了。李主任也一筹莫展,束手无措。就在这时,派出所突然给我打来了电话,说是有一名叫赵飞燕的学生需要我们去认领。惊喜过后,又一层浓浓的迷雾袭来,我有些发蒙。李主任说,不管咋说,先把人领出来再说。从派出所出来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透了,我们的心情亦如这浓浓的夜幕一般凝重。李主任实在忍不住,冲赵飞燕吼了起来:你咋去干那种事呢?你才多大呀?幸亏民警出现及时,不然,你……唉,真糊涂!赵飞燕一直是泪眼汪汪的,这一下也失去控制,“哇”一声哭起来,说,我实在不想再拖累父母,我也不忍心啊!我的心一抖,慌忙将她揽于怀中。赵飞燕哭得更凶了。为了稳定飞燕的情绪,我主张先将飞燕送回家。李主任也没有异议。第二天,我就向校长反映了赵飞燕家的实际情况,孙校长立马走了出去……两天后,赵飞燕重又回到学校,而且学费全部减免。后来,我又听说赵飞燕家被当地政府列入了低保对象,母亲也得到了免费治疗。我知道这都是孙校长的功劳。飞燕很感激,学习也更加勤奋刻苦了。转眼,三年的高中生活结束,赵飞燕以优异成绩被省里的一所“985”重点高校录取。在毕业典礼上,校领导要她发言,她站在台上只说了一句话,便泪流满面。她说:我是一只曾经失落的燕子,学校没有遗弃我,而是把我找了回来,是大家给了我明天和希望……作者简介:王中春滨州市作家协会会员,发表小说多篇。特约编辑简介:钱杰,1972年出生,毕业于山东师范大学。曾任滨州日报社记者、编辑、记者部主任,新闻专业高级职称,现供职于滨州经济技术开发区。中华诗词学会、山东诗词学会会员,滨州市诗词学会副会长。曾任滨州市作家协会主席团委员、报告文学创作委员会副主任。著有新闻论集《先声夺人》、杂文散文集《一程风景》、网络杂文专栏“搜书志”系列文章等。杂文、散文、报告文学作品发表于《瞭望》周刊、《大众日报》《支部生活》《农村大众》《齐鲁晚报》《联合日报》等省级以上刊物。
更多书画
滨州市新闻传媒中心(集团)书画协会采...

05-08阳信画家韩强山水画作品展及研讨会在济...
04-17武斌花鸟画作品
04-14山河锦绣•张志斌李玉泉黄泽民张元斌中...
03-30致敬经典——滨州市第三届美术临摹展开幕
03-18赵先闻应邀参展“春和景明 江山多娇”—...
03-08“翰墨丹青 最美芳华” 滨州市庆“三八...
01-30砺斋同光2023年书画新作选辑之一 —— 梅花

更多舞台
舞剧《胡笳十八拍》在滨州大剧院精彩上演

10-182024“鲁韵飞歌”滨州市第五届青少儿网...
09-19"2023唱响滨州·海田时光音乐会”将变更...
09-162023滨州市广场文化活动闭幕
09-04购票通道以开启!海之辽阔·以梦为田!20...
08-30倒计时!滨州“鸟巢”首场音乐会 开票倒...
08-30演出预告|2023臻选-马克西姆古典跨界钢...
08-25“追寻色彩·星耀滨城”儿童公益美术展成...

更多读书
第四波福利跟上!下载“品质滨州”APP ...

03-26渤海讲坛深度解析:在AI时代怎么教孩子
03-26​“指尖传承 纸上生花”滨州市图职工剪...
01-22滨州市图送书为乡村娃点燃书香之火
01-07飞扬吧!蒲公英阅读推广第121期:《元本...
01-02童心畅想 “纸”因有你|滨州市图书馆滨...
01-02滨州市图书馆举办 “滨图之声 新年诗韵...
12-28滨州市图书馆元旦期间开放时间公告

 
 
关于滨州网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隐私保护 | 法律声明
地址:滨州市黄河五路338号 滨州传媒集团有限公司主办 鲁新网备案号:201554303
鲁ICP备09072207号-3/违法不信息举报中心/滨州网警/ 报警/ 网安备 3716020200429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37120180038/ 视觉设计 滨州网设计工作室
滨州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43-3163568 举报邮箱:bzrbxmt@163.com